白金娱乐网 >> 最新文章

我国耕地面积锐减之势令人担忧西皮士

2019-10-09

逾越“红线”的两大隐患

7月29日,福建省仙游县枫亭镇斗北村东岭自然村。村民黄清华望着挂满了龙眼、再过半个月就可采摘的20多棵龙眼树,双眉紧锁,一脸的忧虑和无奈.他说,全家一直靠这10多棵龙眼树维持生计。但是,随着工业园区建设的推进,这片土地被征了.这些龙眼树将不复存在,他不知道今后该拿什么供自己的几个孩子上学。东岭自然村村口,“枫亭工业园区”字样的规划牌特别醒目,毗邻国道同三线高速公路仙游出口的大片耕地已被填平。

在我国,像黄清华这样因开发区征地而失去土地的农民成千上万。2002年8月,国土资源部宣布,为保护中国粮食生产能力,必须保证规划确定的基本农田面积不减少,保证基本农田不低于16亿亩。这被视为不能遍越的“红线”。轰鸣着的推土机平出了数千个国家级、省市级、县区级开发区,与此同时,全国耕地面积正呈加速度锐减之势。据国土资源部最新的调查显示,我国现有耕地已从1996年的19.51亿亩减少到2002年的18.89亿亩。这意味着7年间我国耕地平均每年减少约885万亩!

占地威胁粮食安全

采取世界上最严格的措施保护耕地,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我国人多地少、人均占有耕地量不足的基本国情,为满足当前和未来十几亿人的吃饭需求,保证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属而制定的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决策。国土资源部副部长鹿心杜指出,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来说,保证正常年景较高的粮食自给率,确保粮食安全,始终是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要基石。鹿心社说,在农业科技没有重大突破的情况下,稳定和提高粮食生产能力,必须以一定数量和质量的耕地做保障,耕地保护绝不可放松。基本农田是粮食安全的根基。为保护粮食生产能力,必须保证规划确定的基本农田面积不减少。从全国来说,必须保证基本农田不低于16亿亩。

中国农业问题专家陈锡文指出,从17世纪初以来,中国的人口进入了快速增长时期。明末清初,我国总人口还不到1亿人,耕地大约有10亿亩。400年后的现在,我国的总人口增加到了将近13亿,增加了近12倍.但耕地只增长不到一倍,可见对粮食需求的压力,实际上是我们国家最近400年来一直面临的巨大的问题。从长远看,中国的人地比例关系决定了粮食的供求关系是不可能宽松的。从400年前1:10的人地比例,到现在的约l:1.46,人地矛盾何其紧张。而这种矛盾将随着我国人口的继续增加进一步加剧。

国土资源部耕地保护司司长潘明才说,这几年,由于粮食过剩,人们出现了盲目乐观的思想苗头,但如果考虑到近两年我国的粮食产量都出现下滑现象,就不得不引起高度警惕。有关专家预测,如果不采取措施,到2005年粮食生产将会出现拐点,出现供不应求,所以粮食问题一刻不能放松。与粮食紧密相关的是耕地数量的保有。据测算,到人口高峰我国人口将达到16亿,耕地要保有18.7亿亩才能满足包括粮食生产和工业原材料等在内经济发展的需要。而作为耕地保护的重中之重,基本农田由于直接关系粮食安全,按16亿人口,一人一亩计算,应该保有16亿亩,这些“保命田”被视为一道不可遣越的红线。潘司长介绍指出,目前划定的基本农田,有16.3亿亩,但划定以后,实际有的已经被占用。如果继续这样占下去,我国粮食安全将无从谈起。

中国人民大学土地管理系主任叶剑平指出,为政之要,首在足食。耕地是粮食生产的载体,是粮食安全的根本保障。这是中国历代治国安邦的经验。当前,我国粮食生产虽然出现了阶段性、结构性过剩,但农业靠天吃饭的局面并末从根本上改变,农业抗灾的能力还比较差。目前这种耕地锐减趋势,已经给我国的粮食安全埋下了隐患,任其发展,有可能酿出大祸,必须全力扭转这种趋势。

失地引发社会矛盾

福建仙游县枫亭镇斗北村东岭自然村村民介绍,枫亭工业园区于2000年10月开始筹建,总体规划面积8.18平方公里。2002年IO月开工建设的一期工程规划面积1.3平方公里,征地1000多亩,涉及斗北、海安、海滨、和平四个行政村.东岭自然村原有土地500多亩,人均耕地二分。枫亭工业园区项目上马后,该村被征土地450亩,原来协议每亩地补偿村民1.8万元,后降至1.5万元,此外,每亩地青苗费1000元。虽然有关部门多次派遣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做村民的工作,但村民仍觉得不能接受该协议,遂不让征地单位开工。2002年7月31日,仙游县及枫亭镇政府调动600多名”执法人员”到东岭村强制征用土地,与闻讯赶来阻挠的村民发生严重冲突。事隔一年,东岭村村民说起当时的情况仍然义愤填膺。

枫亭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范兆琪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说法。他说,工业园区征地过程严格依照《土地法》等相关法律执行,一切手续都已完备,福建省有关部门也下了正式批文,但村民仍然阻挠。2002年7月31日,工业园区管委会向仙游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征地。征地现场,200多名村民向公安干警和县、镇领导撒石灰、泼粪尿、扔石块,范兆琪回顾说,他自己也被“愤怒”的村民泼了一身人粪尿。范兆琪说,东岭村村民长期务农,观念滞后,把土地看得比较重,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所以管委会在征地过程中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挨家挨户地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最多的一家跑了30多趟。而且尽量满足村民的合理要求,将村民的损失降至最低。今年2月份,第一家落户枫亭工业园区的企业已经投入生产,东岭村有几百人进厂务工,月收入可达700元。范兆琪说,村民看到工业园区的发展前景,而且从中得到了利益,逐渐消除了抵触情绪,现在征地已不像去年那么困难了,今年4月份征地450亩仅花了2天时间。

公说公理,婆说婆理,东岭村的征地矛盾难以遽断曲直。但是,各地因征地矛盾而激发的群体事件时有发生,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一个重大隐患。而大量失地农民沦为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低保无份的“三无游民”,已经成为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

国土资源部提供的数字说,2002年上半年群众反映征地纠纷、违法占地问题,占信访接待部门受理总量的73%,其中40%的上访人诉说的是征地纠纷问题,这之中又有87%反映的是征地补偿安置问题。

国家信访局去年受理土地征用的初信初访4116件,大部分聚焦在失地失业问题上。从地区分布看,浙、苏、闽、鲁、粤五省占41%.这意味着城市化和工业化速度愈快,失地失业的农民难题就愈突出。

稳定之要,首在民生。农民失去土地,就意味着社会保障能力的最终丧失,甚至会引发社会矛盾。据一份调查材料显示,浙江省1999年至2001年征用耕地57.7万亩,造成87,8万人失地。一般每征用一亩地,就伴随着1.5个农民失业,这就意味着我国“失地农民群体”将从目前约3500万人剧增至2030年的1.1亿人。专家估计,这其中将有5000万以上的农民处于既失地又失业的状态。这是我国社会稳定的巨大隐患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重大难题,必须高度重视并切实解决。

中国农业网编辑

塑料机械用冷水机

发酵罐专用冷水机品牌

橡胶低温脆性试验机厂家

承德冲击试验机

友情链接